鸿福彩票

                                                  鸿福彩票

                                                  来源:鸿福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08 02:55:45

                                                  在最近美国《大西洋月刊》的一篇题为“How the Pandemic Defeated America?”(注:翻译成中文是“疫情大流行如何击败美国?”)的长文中,作者采访了超过100位各行各业的美国人,详尽描述了美国被新冠疫情打败的种种惨状,不得不承认美国这次大失败“触及并牵连到美国社会的几乎所有方面:短视的领导、对专业知识的漠视、种族间的不平等、社交媒体文化以及对危险的个人主义的效忠。”[4] 但是与大多数文章类似,作者无力沿着这个逻辑继续深挖根源,而且作者也和大多数其他美国作者一样,在疫情责任问题上还是不忘重复一遍指责中国的陈词滥调。

                                                  但是,如果只是这个说法,那么随着白人反客为主、鹊巢鸠居,将原住民排挤到灭绝边缘,这个节日就不应该再叫感恩节,而应该叫做“忘恩负义节”。

                                                  在西班牙统治最为黑暗和血腥的时期,美洲原住民因为不堪忍受牛马不如的生活而集体自杀的情况极为普遍,但是在西班牙人的档案里,人们却会读到这样的文字叙述:

                                                  这归根结底就是欺世成性的恶果,一百多年里美国说了多少谎话、抢了多少钱财、杀了多少平民,自己应该是有一本账的;而美国今天的一流强国地位在多大程度上是靠撒谎、盗窃、杀人来支撑的,也应该是有一本账的。既然这些手段同时失去作用之时也就是美国强国泡沫破裂之日,那么美国人也就不必对新冠疫情一举击败美国感到不可理解了。

                                                  [6]【美】威廉·布鲁姆著,徐秀军,王利铭译,《民主:美国最致命的输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01

                                                  [12]【英】尼尔·弗格森著,《帝国》-北京:中信出版社,2012-01

                                                  对世界的征服多数情况下意味着从与我们自己肤色不同、鼻子稍扁的那些人手里把土地夺走。当你仔细地审视时,这并非一件美妙的事。只有观念能实现这种征服。不是虚假的感情,而是一种对于观念的无私的信仰——这是你可以树立的某种思想,向他膜拜并祭祀的事情……[11]

                                                  不知道有多大比例的美国人会真诚地相信这段话,或被自己的国家因“美德”而发动战争的行为所感动。这其中的全部虚伪和欺骗,就像寓言里的那位皇帝根本没穿衣服一样显而易见,只要公众能够正常思考,就会像那个小女孩一样用最简单的陈述指出这一点。

                                                  许多自尽身亡的人是为了娱乐消遣和逃避劳动而服毒自杀,另外一些人是用自己的双手自缢身亡……[10]

                                                  美国是新世界的征服者建立起来的,在其历史的起点上即混合着罪恶和对罪恶的重新说明。这是一种集体的原罪心理,而这种原罪心理也决定了美国社会永远不可能对自己进行真正的反思自省,因为反思到底就会碰到最深的罪恶,根本无法正视。